四天看完了这部剧,三个事件组成一条主线:半泽收回了被骗的5亿贷款;帮助伊势岛酒店重振从而度过金融厅检查的难关;收集大和田常务的违规操作证据最终让他给自己下跪。
日剧经常会这样,给人一个出乎意料的结局,当所有人都认为中野渡行长会大大提拔半泽的时候,他却把半泽调到了东京中央证券,于是剧集就在半泽的一脸惊诧中结束了,依我肤浅的经验看来,这无非是为拍摄续集做了铺垫。但后来去豆瓣看影评,发现果然中野渡行长才是运筹帷幄的大人物啊!以他的权力和人事关系,查个大和田分分钟的事,却偏要借半泽来做,是不想与旧产业派树敌。而之后对大和田的从轻发落,更加体现了他经常说的那句“在银行,最重要的是人”,这一招相当于把大和田的帮派也拉拢到自己旗下,真是高明!
再说说三个好基友,半泽、渡真利和近藤。剧中的确为他们的友情打动到啊,但是总觉得最后半泽对近藤背叛的态度有点假了,现实中很难有人能够做到吧!
金沙电玩城官方网站,总之,非常期待续集的拍摄,不知道半泽会否继续与大和田较量一番呢,拭目以待~

半泽为何升不了职?
  
出于对日本演员堺雅人的个人喜欢,看完了由他主演的日剧《半泽直树》,号称进入二十一世纪以来,日本收视率最高的一部日剧。不过结局让很多观众不满意,因为半泽直树的并没有得到应有的升职的,反而被流放了,而这恰恰是编剧和导演的现实之处,此时的半泽,是注定升不了职的。  
派系是无法融合的
泡沫经济崩溃后,产业中央银行为了幸存,与东京第一银行合并为一家银行,名为东京中央银行,合并带来的后遗症,是在东京中央银行里,分为两大派系,以大和田常务为首旧产业中央和以行长中野渡为首的旧东京第一派系。
首先,我们要知道,世界上任何派系之间都是无法完全融合的,同样让旧产业中央融合也是不可能的事,所以,当半泽打败了大和田常务时,行长中野渡并没有严厉处分大和田,真的将他流放,赶出董事会。而只是撤销大和田常务的职位,继续担任董事会成员,此举并非为了融合旧产业中央,而只是息事宁人。
行长中野渡与半泽直树所处的高度不同,眼界自然也不在一个级别上。东京中央银行好比男女双方共同组成的婚姻,男东京第一,女产业中央,
丈夫名字排在前头,妻子名字在丈夫之后,若妻子真的犯错了,作为丈夫只有说教,令她改正的份,但不能动真格的。当今的天朝几乎无官不贪,即使作为国家领导人,也只能缓慢进行改革,不能用力过猛,因为你面对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整体。纵然有当年廉政公署的反腐决心,最后也不得不委屈求全,颁布特赦令(参见1977年香港警廉冲突),又何况一个银行呢?这就是现实,表现在戏里就是只能打击旧产业中央派系,不能彻底根除。如果真的动起手来,东京中央银行将永无宁日,最终的结果不是被重伤元气,就是破产倒闭,这是谁都不愿看到的,见好就收,大局为重。
“挟天子以令诸侯”
行长为了安抚旧产业中央派系,并没有严厉处分大和田常务,相反还让大和田常务继续担任董事会成员,只是不再是常务了而已,同时给旧产业中央派系传递一个信号,即使犯了严重的错误,大和田常务这棵大旗依然没有倒,别急着“树倒猢狲散”。
而且已经被半泽掰断了牙齿的大和田,即使留在董事会,今后也无法竞争行长的宝座了。没有了牙齿的野兽,不过是宠物,宠物又是什么呢?说白了就是摆设,让旧产业中央派系的人看看,这个以前是野兽的家伙,现在被训练成宠物了,你们这些追随宠物的人,要乖乖听话哦。
结尾处,行长中野渡安对大和田说的那番话,“我很尊敬,做为银行职员的你”,不过是为了安抚而说的屁话,听一个乐就算了,在行长中野渡心里,对这个妄图谋权篡位的大和田,从一开始就是毫不待见的,他对大和田的评价,是软弱之人,又何来尊敬?
半泽是流放,还是保护?
立功了就一定会升迁?相信任何一家公司,都没有明文规定,立功了就一定升迁吧,现实中立下汗马功劳,却迟迟得不到升迁机会的人,也大有人在。
半泽确实是难得的人才,他帮助了整个东京中央银行挺过了金融厅的检查,还扳倒了妄图夺权篡位的大和田常务,在观众眼里,半泽似乎没什么太大的缺点,但在行长眼里,半泽就不那么完美了,他执着于个人仇恨,是一个无法掌控的人,如果一个领导觉得无法掌控你,或是你没有什么小辫子被他抓在手里,他是不敢长久重用你的,这也就是为何结尾处,行长敢把便于掌控的大和田留在身边,而把半泽下放了到了东京证券的原因。
但如果你真的觉得行长仅仅是拿半泽当枪使,用完了就把半泽当厕纸冲了,那就大错特错了。行长中野渡在结尾处将半泽流放,既是给予半泽应有的惩罚,让他在东京证券磨练成可以被自己掌控的人,同时也是一种保护。
如果真的打算流放半泽的话,就应该像浅野一样,直接踢到国外,为何还把他留在东京证券?而且从名字可以看出,东京证券应该是东京第一银行派系的旗下公司,所以中野渡压根就没打算真的流放,只是先压压半泽的锐气,待日后可用。说行长没有私心,没有派系,鬼才相信呢,中野渡骨子就是偏东京第一的老家伙,只不过因为自己已经当上了行长,很多事不好明说。
其次,将半泽下放也是一种保护,几番折腾,锋芒毕露,在总部得罪了整个旧产业中央派系的人,他留在总部只会被就产业中央派系的人,群起而攻之。而把半泽调到东京证券,远离总部可以很好的保护他。  至于所谓的流放和升迁,在普通员工的观念里,出了银行就别想再回来了,而在领导眼里,那不算“事”
,大和田一句话,近藤不就回到宣传部了?何况是行长本人呢,只要一句话,半泽立刻就可以回到银行,并没那么难。暂时的下调不过是先避避风头,过几年还会再回来的,只要半泽足够听话,不站错对,承认这世界上除了黑和白,还有一种叫灰的颜色,行长临退休之前,半泽入主董事会不是什么难事。
所以,半泽的下放,看似意外,实则是情理之中。而未来的半泽,只要好好表现,重新回到银行是早晚的事,半泽这枚锋利的棋子,中野渡还没傻到,用完了就扔的地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