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太地区是全球经济增长最迅速、政治版图最复杂的热点区域,最大限度地维护美国在这里的战略利益,是五角大楼赋予美军太平洋总部司令罗伯特·威拉德的职责。日前,在接受美国《信号》杂志专访时,这位就职刚满一年的四星上将较为详细地阐释了太平洋总部面临的中长期挑战及目前的工作重点。

  本报记者/魏东旭

称中国“进攻性”凸显

  作为美军在亚太地区重要的桥头堡,关岛基地经常是战舰云集,遍布各种型号的轰炸机和战斗机。尽管这个庞大的军事堡垒已经足以令人生畏,美军仍在不遗余力地加强其攻防能力,而中国和朝鲜的“导弹威胁”再次成为了现成的借口。据美国“战略之页”网站10月14日报道,美军正在关岛建设防弹掩体,强化对飞机、燃油、弹药供给体系以及重要设备的保护,并摆下三层反导网,预防所谓的“中国和朝鲜的弹道导弹袭击”。然而有分析指出,“中朝导弹威胁”不过是老调重弹的借口,美国加强关岛军力部署的本意,是为其强大的空中力量威慑亚太提供一个安全的“鹰巢”。

在太平洋总部广大的辖区内,集中了全球将近一半的人口与数十个体制各异的国家,虽然身为军事指挥机构,但以外交手腕化解地区安全问题,同样是该总部既定职能的一部分。威拉德及其前任一向认为,安全能够缔造稳定,而稳定又是繁荣的前提;为了让美国苦心经营多年的亚太安全格局长久维持下去,太平洋总部必须对以下五大挑战未雨绸缪——

  声称要防中朝导弹袭击

首先是如何发展友好合作关系。在这方面,日本、韩国、澳大利亚、泰国与菲律宾这五大传统盟国,是美军在亚太的主要着力点,帮助它们增强国防实力因此成为美方的义务。同时,对于其他一些“不那样亲密”的国家,美军现在也开始采取主动出击的方式设法拉拢,按照《信号》杂志的说法,当中又以新加坡、马来西亚和印尼受关注最多。

  报道称,美国在关岛大兴土木不仅是为了安置从冲绳向关岛调派的8000名美海军陆战队官兵,还会借机耗巨资(超过80亿美元)翻新并扩大现有设施,主要是强化对飞机、燃油、弹药供给以及重要设备的保护。“战略之页”的文章说,美军猜测在一些情况下,关岛的军事设施或许会面临中国和朝鲜弹道导弹的威胁。此外,这些举措也是为了“应对台风和地震”。

持续增长的经济和不断扩充的军事实力,令印度有资格成为太平洋总部的第二大挑战。如今,新德里的雄心已经超越亚太,渴望与美国在全球安全议题上成为伙伴,美方也乐见一个强大的印度的存在。威拉德宣称:“我们就努力发展与印度的关系有着特殊的兴趣。”

  如果说加固基础设施是“被动型”的防御手段,那么部署多层次、多型号的防空武器系统,就是咄咄逼人的“攻式防御”了。报道称,关岛防空系统也将得到升级,可望一举部署由“战区高空区域防御系统”(THAAD)、“爱国者”反导系统和“地面发射型先进中距空空导弹系统”(SLAMRAAM)构成的“高-中-低”三层防空/反导系统。其中THAAD导弹连装备3套发射装置、1部X波段相控阵雷达和1套火控系统,其发射的导弹长约6米,重836公斤,可有效拦截200公里以内、高度为150公里的近程或中程弹道导弹,战斗力明显优于射程仅有70公里的“爱国者”导弹。另一种SLAMRAAM系统则由1部火控雷达、1个指挥控制中心以及4到8部悍马移动发射平台组成,其导弹有效射程为25公里,可拦截巡航导弹及直升机。由于针对巡航导弹,所以其任务与THAAD系统和“爱国者”相似——都是为了应对中国导弹。

中国的军事崛起仅被列在五大挑战中的第三位。在美国军方看来,作为亚太的一支“支配性力量”,中国近段时间在南海等议题上表现出愈发明显的“进攻性”,这迫切要求太平洋总部参与重启一度停摆的中美军事交流。威拉德认为,政府的某些决策(如美国对台军售)不应成为中断两军交流的理由,中方应该重新考虑自身的立场。只有以积极的方式增进彼此了解,才能消除误解和猜疑,把擦枪走火的风险降至最低。

  实为保证空军威慑亚太

朝鲜被列在所有挑战中的第四位。作为对“朝鲜击沉韩国‘天安’舰”的回应,以“华盛顿”号核航母为首的美韩联军,已在朝鲜半岛周边举行了多次演练,日本也派出军事观察员观摩。威拉德强调,更多类似的演习已被提上日程,演习细节将陆续公布。

  用三层反导系统防卫中国和朝鲜的弹道导弹,明显是美军的借口和说辞。加强关岛的防御能力,实为保护该基地的远程空中力量,以便保持对亚太地区的持续威慑能力。“战略之页”的报道透露,关岛的军事设施包括一个美国空军主要基地、一个供太平洋中部美国驻军使用的港口以及一个特别作战司令部基地。其中空军基地部署有重型轰炸机(B-52“同温层堡垒”轰炸机及B-2“幽灵”隐形轰炸机)、战斗机、加油机以及“全球鹰”无人机。

太平洋总部面临的最后一大挑战集中在超国界的非传统安全领域,无论是打击海盗、偷渡、贩毒还是防范危险物质扩散,都属于这个范畴。当然,美军最关心的议题仍然是反恐。据威拉德透露,南亚和东南亚地区的多个恐怖组织,当前都处在太平洋总部的持续监视下,其中就包括曾于2008年一手导演孟买恐怖袭击的“虔诚军”。

  今年6月,一批美国空军B-52H型战略轰炸机从美国本土的北达科他州迈诺特空军基地飞抵关岛的安德森空军基地,进行为期6个月的轮换部署。美国空军公开扬言,这批B-52轰炸机就是来执行“威慑任务”的。另据英国《飞行国际》网站10月15日报道,美国空军装备的“全球鹰”无人机已于10月7日在关岛进行了首次起飞。据称,美国空军将在安德森空军基地部署至少3架“全球鹰”。日本共同社的报道就指出,美国空军此举主要是为了监控中国军队的活动。由此可见,美国在关岛摆下三层反导网,可有效保护其轰炸机和无人机,为美国空军在亚太地区保持威慑提供严密的防护网。

帮盟友操练网络攻防

  意在挤压中国战略空间

通过明确今后将要应对的主要挑战,美军太平洋总部初步勾勒出未来5至10年间的亚太安全框架。另一方面,考虑到现实存在的具体威胁形式总在不断变化,太平洋总部在各个时期有着不同的工作重点,当下被摆在首要位置的要数“网络安全”。

  美国加强在关岛的“攻防能力”不仅是为保护空军的远程打击/侦察平台,还可能借此压缩中国的战略空间。随着海空军基地设施的不断完善,关岛已经逐渐成为美军在西太地区的“战略前哨”。未来,美国可借助关岛的地缘优势,增强对亚太地区的军事干预能力,甚至对中国的周边安全构成一定的干扰和威胁。在关岛部署三层反导网,就是这一趋势的直接体现。

事实上,在虚拟空间进行的攻防是美军各部近年来的关注焦点,战略角色至关重要的太平洋总部自然不会在这方面落后。根据威拉德的说法,该总部的军用加密网络每天都在遭受恶意攻击和入侵,这无疑是一种变相的警告,要求美军尽快为未来的网络战争制定战术战法。考虑到网络空间与军事指挥-控制链条日趋融合,他认为,所有的指挥官都有必要学习与现代信息技术有关的知识,进而运用这些知识去维持、提升美军的传统优势;而在基层部队,美军同样需要更多熟练掌握信息技术的“特种战士”。

金沙电玩城官方网站,  有分析指出,中国发展包括弹道导弹在内的武器装备是出于国防需要,从来没有主动针对别国。“威胁关岛”之说更是美国军方自导自演,目的就是为了强化关岛的军事部署,保持美国在亚太地区的军力优势,压制其臆想的潜在对手。(来源:国际在线-《世界新闻报》)

更重要的一点是,互联网本身没有明确的国界,因此,维护网络安全绝不是仅凭美军自身的力量就能完成的任务。正是出于这个原因,太平洋总部近年来一直积极帮助地区盟友提升它们自身的网络战能力,类似的实践主要在日、韩、澳三国展开;另一方面,作为美国的盟友,上述三国在网络战方面的资源相对稀缺,也乐意得到美国的技术和人员支持。

四面出击扩建反导网

与看不见摸不着的网络攻防相比,弹道导弹防御无疑更能吸引外界的眼球,而构筑东亚反导防线,正是太平洋总部近些年的另一项重要工作。和欧洲的情况不同,华盛顿的反导计划在亚洲得到了众多盟友的积极响应,实战部署的进度较快。

同时,朝鲜弹道导弹的现实威胁,也给太平洋总部向亚太各国推销其反导系统,提供了颇具说服力的理由。据《信号》杂志分析,通过与国家导弹防御局(MDA)在技术和体制上的合作,太平洋总部打造的多层次拦截网络眼下已初具规模:韩国已敲定购买用于陆地末端拦截的“爱国者-3”型导弹,负责海上警戒的“宙斯盾”战舰数量正在持续增加,同时在夏威夷,威力最大的高层拦截系统(THAAD)的测试工作也在稳步推进中。通过将这些系统的传感器网络连接,美军和盟友能够共享预警信息,并选择交战的最佳模式。

“导弹防御是我们的一项重要能力。”威拉德强调。如他所说,太平洋总部目前的任务是保卫美国在亚太的利益与盟友,至于美国西海岸和阿拉斯加一带,理论上看属于北方司令部的辖区。然而,这绝不意味着两大司令部互不往来,正相反,太平洋司令部和北方司令部在导弹防御项目上是很好的合作伙伴,共同担负着确保美国本土免遭袭击的重任。另有消息指出,为了尽量扩大防线,太平洋总部还试图把南方的澳大利亚也拉进反导项目。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