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这首歌的MV 窗外是阴天 一个人的房间 不是沉闷 不是无聊 是真的觉得难过
于是 哭是很丑的样子

在看最後這兩章的時候可以搭配JYJ的IN HEAVEN一起食用

ME ME
SHE                                   
僕を光らせて 君を曇らせた
<讓我發光 予你陰暗>
この恋に僕らの夢をのせるのは重荷すぎたかな
<將我們的夢想寄託在這份戀情上是否負擔太沉重了呢>    

會更有感覺喔~

君の嫌いになり方を僕は忘れたよ
<我已經忘記討厭你的方法了>                 

當時我就是邊聽著這首歌邊碼出最後這段的

どこを探しても見当たらないんだよ
<不管怎麼找也找不到啊>
 
あの日どうせなら
<如果說不管怎樣那一天>
                             
「さよなら」と一緒に教えて欲しかったよ
<希望能跟著「再見」一起告訴我啊>                       
あの約束の破り方を 他の誰かの愛し方を
<打破那個約定的方法 愛上其他的誰的方法>                 
だけどほんとは知りたくないんだ
<但其實我根本不想知道的>
 
約束したよね 「100歳までよろしくね」
<我們約好了吧 「到一百歲為止都請多指教囉」>              
101年目がこんなに早くくるとは思わなかったよ
<實在沒想到第一百零一年會這麼快就來臨了啊>
 
こんなこと言ってほんとにごめんね
<說這種話真是抱歉呢>                           
頭で分かっても心がごねるの
<雖然理智上了解了可是心卻在鬧彆扭啊>
             
だけどそんな僕
<但即使如此這樣的我>
 
造ってくれたのは 救ってくれたのは
<將其塑造出來的 拯救了的>                          
きっとパパでも 多分ママでも 神様でもないと思うんだよ
<我想一定不是爸爸 大概也不是媽媽 也不是神喔>                 
残るはつまり ほらね君だった
<剩下的總之 你看就是你啊>
 
僕が例えば他の人と結ばれたとして
<假設我和其他的人在一起>                          
二人の間に命が宿ったとして
<兩人之間孕育了新生命>                           
その中にもきっと 君の遺伝子もそっと
<在那之中也一定 你的遺傳因子會>                     
まぎれこんでいるだろう
<悄悄地混雜在裡面吧>
                              
でも君がいないなら きっとつまらないから
<但是如果你不在的話 一定很無聊>                      
暇つぶしがてら2085年まで待ってるよ
<為了打發時間我就等你到2085年為止吧>
 
今までほんとにありがとう 今までほんとにごめんね
<一直以來真的很謝謝你 一直以來真的很對不起>                 
今度は僕が待つ番だよ 君が生きていようとなかろうと
<這次換我等你了喔 不管你想活下去或不想>                
だってはじめて笑って言えた約束だもん
<因為這是第一個可以笑著說出口的約定嘛>

帶著悲傷的情緒幾乎忍不住淚水了哈哈~

〖※對唱∥〗

www.youtube.com/watch 

※「空が綺麗だね 人は悲しいね」
<「天空好漂亮呢 人很悲傷呢」>               

(cr. YT頻道 s3adolphinJYJ)

また見え透いたほんとで僕を洗ってよ
<再將我真正清洗到能夠直視到底的程度吧> 次がもしあれば
<如果還有下次的話>
「さよなら」と一緒に 僕からの言葉を
<將我的話跟「再見」放在一起>
※僕の好きな君 その君が好きな僕
<喜歡我的你 喜歡那樣的你的我>∥ 
「ありがとう」と一緒に 「ごめんね」を
<將「對不起喔」跟「謝謝」放在一起>∥                       
そうやっていつしか僕は僕を大切に思えたよ
<就這樣下去總有一天我能夠覺得自己很重要>                   

====================================

この恋に僕が名前をつけるならそれは「ありがとう」
<如果要我為這份戀情取名字的話那就是「謝謝」>
 

-21th Oasis-


從天空灑落的流星

是你失控的淚水 是我奔騰的愛意

是一場傾盆大雨 澆灌在名為你的綠洲


自從第一天來到科威特,認識金珉舒,並且徹夜照顧她那時起,全圓佑一直對她抱持著不同於對金珉奎的好感,或許是身為醫師對病患的疼惜,也或許是她的自然讓人覺得舒服可愛。

心裡總想著若是離開科威特前能再見到她一面那就太好了,沒想到她竟自己找上門來。

「圓佑哥哥快回韓國了吧?」

「嗯,後天下午就要出發了。」

頓了頓,全圓佑有一件事不明白。

「話說,你怎麼會知道我今天回到這裡了?」

金珉舒意味深長的笑了笑。

「我問沙特先生的。」

沙特?不就是第一位負責接待他們的接待人員嗎?

看著全圓佑疑惑的表情,金珉舒嘆了一口氣,搓了搓自己有點發冷的手。

「或許我不應該告訴你比較好,但是我哥那個傻瓜阿,為你做的事比你想像的還要多,不論好的壞的。」

看著全圓佑聽到最後一句話馬上皺起了眉頭,金珉舒呵呵笑著拍了拍他的手臂。

「壞的不是指什麼壞事,你別看我哥長得一副壞人臉,他雖然為了達成目的會耍很多手段,但是非必要不會傷及無辜,或者構成犯罪的。」

全圓佑想了想這段時間以來所發生的事,他突然明白為何金珉奎總是能掌握到他的行蹤了。

對阿,想知道義診團的行程,問負責接待他們的慈善醫療團體負責人員是最快速方便的,他怎麼沒想到呢…

「雖然我一直待在家裡,但該知道的事情我都知道。」

看著身旁的全醫師不曉得在想什麼想得入神了,金珉舒伸手輕握住他安放在腿上的右手,讓他回過神望向自己,語重心長的說道…

「圓佑哥哥,我哥他真的很喜歡你。」

看全圓佑一臉驚慌想反駁的樣子,她伸出食指在他面前搖了搖,讓他安靜聽她說。「自從認識你以後,還是我第一次看到這樣子的他。以往愛情對他來說是可有可無的存在,為了在這龐大的家族裡生存下去,談戀愛對他來說只是在浪費時間,所以我根本也沒見過他對任何一個人這麼費心過。」

「怎…怎麼可能,他看起來像是情場老手的樣子…」

見全圓佑一臉覺得不可思議的表情開著玩笑,金珉舒無奈的笑了,她笑她哥傻,也笑全醫師的遲鈍。

「我哥絕對有成為情場老手的資質與本錢,但他卻浪費了這其他男人都想要的才能,他只把他的心思都放在你身上,我想你絕對有感受到。」

靜默了數秒,金珉舒確定她說的話,對方聽得很透徹,心裡更是清楚明白。

「你在科威特這兩個月的時間裡,他時常都不回家,我問他做什麼大事業去了他也不說,直到有一次我趁他不注意,偷偷看了他的手機才終於明白。在哈里斯伯伯家的花園裡,端著玻璃杯,帶著最好看的笑容的人,我一看就知道是你,這是他第一次將一個人的相片存在手機裡當作桌面。」

「怎麼會…」

「怎麼不會?他這段時間以來的行為都快讓我覺得他瘋了,雖然我很喜歡圓佑哥哥,看到他第一次認真喜歡上一個人我也很開心,但其實我也很害怕他這麼瘋狂的迷戀你,到最後受傷的還是他自己,因為我知道你不會、也不可能那麼簡單就接受他,我說的對嗎?」

輕握住的手微微顫抖著,感覺到對方握起了拳頭,咬著下唇不說話,金珉舒嘆了一口氣。

這兩個人都是傻瓜阿,一個愛得太瘋狂,一個到頭來都不肯正視自己的內心,就如同刻意用尺矯正的兩條平行線,怎麼樣都無法交會在一起。

那就讓她來打破僵局吧,至少讓全圓佑坦誠面對自己內心真正的想法,如此這兩個人才有未來可言。

「圓佑哥哥,雖然我年紀還小,但是因為我身體的關係,讓我明白我們在這世界上的每一刻都無比珍貴。我只有一個請求,別讓自己後悔,別因為自己自以為是的堅持而錯失了一個珍惜你的人,畢竟我們沒有多少時間再去等待一份得來不易的緣分與愛情,你說是嗎?」

頓了頓,金珉舒雙手握住全醫師的,一臉懇切。

「至少試試看吧,試都沒試過就推翻一切下定論,我想對你們倆都很不公平,我不願意見到我哥哥愛得那麼辛苦,更不願意見到未來你們任何一方後悔,傷心難過。所以圓佑哥哥,希望今天珉舒說的話能解開你的心結,給彼此一個機會,我相信我哥哥能改變你們所面臨的困難,也希望你能相信他。」

金珉舒方才說的話,無疑對全圓佑是一記重擊。

這記重擊,讓他內心築起的城牆產生裂痕,讓那些刻意拒於門外的誘惑有機可趁。兩道力量自我拉扯著,讓他感覺呼吸困難…

站起身,胡亂的做好表情管理,他不願意這麼快就打破自己的堅持,他需要安靜的整理好紊亂的思緒,然後好好的、淡然的回到韓國…

對,沒錯,冷靜點,好好想想。

想想怎麼樣才是正確的,怎麼樣對彼此才是最好的…

「我知道了,謝謝你特地來告訴我這些。時間也晚了,我送你回去吧?」

金珉舒搖搖頭。

「家裡的隨從帶我出來的,不用擔心。倒是我哥哥,今晚可能又不回家了,這幾天都住在公司,不曉得在忙什麼。」

跟金珉舒做了最後的道別,目送著接送他的豪車緩緩離去,全圓佑突然覺得很寂寞…

這種內心空蕩蕩的感覺,是出國義診以來的第一次。

獨自走在點點星光下,腦袋裡糾結不清的思緒沒有因為夜風吹拂而冷靜下來,反而讓他感到頭痛欲裂。

如遊魂般走回了投宿的旅店,任憑同寢室的洪知秀怎麼叫他問他,他都不回答。

洗漱完畢,裹著棉被,睜著眼,一夜無眠。


離開科威特倒數第二天,義診團醫師們接受接待團體的安排,在費爾瓦尼耶市當地著名景點作最後的巡禮,也買些紀念品回家鄉送給親朋好友。

一夜不成眠,讓全圓佑疲憊得不想動,所以拒絕了邀請獨自留在旅店。

在床上躺了一整天,雖然還記得起身吃點東西,但一向熱愛美食的他,卻覺得食之無味。

腦袋中悠轉的,只有昨夜金珉舒跟他說的那些話語,

關於那個人,關於那個人如何愛著他…

<我愛你全圓佑,無論你怎麼逃,怎麼躲,這都是我們的命運。>

<別讓自己後悔,別因為自己自以為是的堅持而錯失了一個珍惜你的人。>

<畢竟我們沒有多少時間再去等待一份得來不易的緣分與愛情。>

越想刻意遺忘什麼,卻反而被太過深刻的情感,攻擊得體無完膚。

突如其來的想念鳩占鵲巢,盤踞在被掏空的心靈之上,揮之不去。

那種孤寂感,比首次離開家人出國義診時,有過之而無不及。

金珉舒所說的話語像是細線,串起這段時間以來的種種回憶,一幕一幕,所有的記憶碎片拼湊起他的面容,名為金珉奎那男人的面容。

心臟被爆炸般的情感壓迫得喘不過氣,淚水不知不覺滴滴滑落。

他突然好想見那個人一面,就算是最後一面也好…

但他該去哪裡找他呢?

想起金珉舒說這幾天他都待在公司裡,他的公司在哪裡呢…

突然想起他們首次相遇那時,金珉奎曾經塞了一張名片給他,名片呢…?

翻了翻隨身布包,發現那燙著金邊的名片就在包包夾層裡。

握著名片的手指不自覺激動顫抖,他打理好自己,拿著名片招了一部計程車,指了指上面的地址,前往位於市區裡的KPC費爾瓦尼耶分部。


「執行長,您今天還要繼續留在公司加班嗎?」

「嗯,你先回去吧,有什麼事我會交代別人的。」

這是金珉奎第五天在公司過夜了,雖然執行長辦公室一側有他的專屬房間,裡面所有日用品一應俱全,但是這樣子過度投入工作之中,還是讓穆尼爾很擔心他的身體會吃不消,畢竟之前在巴塞弗受的傷還沒完全痊愈。

「執行長,今晚如果可以請回家休息,明天再繼續吧,我擔心您這樣太累了。」

搖了搖頭,金珉奎送給穆尼爾一個‘我沒事’的微笑。

「我想快點實行那個計劃,你知道的,我自己會有分寸,謝謝你的關心。」

雖然知道這個計劃對執行長很重要,但是其實可以用不著如此心急的。

深陷愛情裡的人,果然都是瘋狂的…

「那我先走了,再見。」

跟金珉奎道別後,穆尼爾乘坐直達執行長辦公室的電梯準備下班了。

到了一樓大廳,本想直接離開公司的,沒想到尚未走出大門,卻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坐在一旁訪客席上。

他不會認錯的,那位不就是全圓佑醫師嗎?

「全醫師,你怎麼會來這裡?」

一聽到熟悉的聲音,全圓佑抬起頭發現是穆尼爾,他馬上起身抓住他的手臂,像是找到了救命稻草般。

「穆尼爾先生!我…我想見金珉奎,能麻煩你帶我去見他嗎?」

原來是想見執行長,真難得了…

「怎麼突然想見執行長了?」

看到對方疑惑的眼神,全圓佑低下頭,不想讓他發現自己泛紅的眼角。

「我…,想說這段日子受到他照顧了,想來跟他道別,但是總機小姐說我沒有預約,而且金珉奎也很忙,她不能貿然讓我去見他…」

道別嗎?是該好好的道別了,不論未來他倆將會如何,他都不希望見到他們執行長心情低落阿…

如果他們能有好的結果就好了。

跟總機小姐打聲招呼,請她們別讓任何人打擾執行長,便讓全圓佑搭乘直達執行長辦公室的電梯上樓去了。


這輩子若是錯過了哪件事絕對會讓他後悔一生,金珉奎的答案是‘全圓佑’。

若是錯過了全圓佑,那他這輩子所獲得的一切,仿佛都將失去了意義。

拿起放置在桌邊的黃色狐狸玩偶,金珉奎感到疲憊的嘆了氣。

但是為了與你有一絲未來與機會,再辛苦點又算得了什麼?

聽到敲門聲,金珉奎雖然覺得很奇怪,總機竟然沒有通知他就擅自讓人上來執行長辦公室,但他相信她們應該不至於冒著被辭職的風險亂來。

於是揉了揉狐狸玩偶的耳朵,放置到一旁,喚了一聲「請進。」

當黑色大門被推開,看到來訪的人兒時,金珉奎震住了。

怎麼會…,怎麼會是全圓佑…?

看著站在門邊不知所措的全醫師,過了好幾秒金珉奎才終於找回自己的聲音。

「圓佑…,你怎麼來了?」

他竟然主動來找他,這太讓他感到驚訝了…

起身走出偌大的辦公桌,而那個人也慢慢的,慢慢的走向他,停在了他面前。

「我不知道為什麼,很想見你,所以就來了…」

「圓佑…」沒想到他的全醫師竟然說想他,這是第一次…

金沙电玩城官方网站,「我…,我明天就要回韓國了。」

「嗯,我知道。」

靜默了數秒,全圓佑覺得有些話應該好好的跟他說說。

「謝謝你,謝謝你這段日子以來的照顧,你對我的好,我會永遠記在心裡的。」

向前拉住全圓佑的手,金珉奎好像看到他正在落淚。

是為他在落淚嗎?是嗎?全圓佑…

「這是我應該做的,但是你知道的全圓佑,我不只是想要你記在心裡。」

透過手心的溫暖,讓全圓佑的淚水突然無法止住。

想到對方為他所做的一切,就讓他覺得無法承受…

他如何能承受得了這份如此巨大的愛意呢?

向前靠近一步,仿佛這一步是跨出他內心界線的一大步。

對方英俊的臉龐就在自己眼前,自己如何能忘卻這雙總是凝望著他的雙眼呢?

「如果不認識你就好了…」

「什麼?」

伸手揪住金珉奎的領口,全圓佑覺得自己好像站在懸崖邊,瀕臨崩潰邊緣。

他止不住阿,他止不住自己的淚水為了他滴滴滑落…

「如果不認識你就好了!如果那天我早點回旅店,如果那天我們沒有相遇,如果你不愛我…,就好了…,那我就用不著如此心痛,用不著在你面前哭得如此難看,用不著感受如此痛苦的別離了阿…」

「圓佑…」

緊緊擁抱住那哭泣得止不住顫抖的人兒,這樣的全圓佑讓他感到心疼,卻又欣喜。會感受到離別的痛苦,是不是代表他正視了自己的內心,正視了自己真正的情感?是這樣嗎?全圓佑…,你終於能接受這份感情了嗎…?

「我無法不愛你,正因為愛你,所以拼命追尋著你。我說過這是命運,是屬於我倆的命運,你願意跟我一起承擔這份命運嗎?全圓佑…,你願意相信我嗎…?」

「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抬起在他懷中崩潰痛哭的臉頰,用拇指擦拭著那像是永遠擦不乾的淚水,金珉奎感到一股既疼痛,卻又歡喜的暖流在他心中匯聚。

親吻著那讓自己一見鐘情的臉龐,一句一句說著我愛你,直到來到他輕咬著的雙唇,兩張唇瓣像是對彼此渴求已久般,在貼上的那一刻,再也止不住這段時間以來的想望。

擁住那纖細的腰背一轉身,將全圓佑抵在辦公桌邊,狂風暴雨般掠奪他的雙唇,而對方也是順從的擁抱住他的脖頸,首次回應他的親吻。

轉移陣地輕輕囓咬著那可愛的耳垂,果不其然的聽到對方敏感的輕哼,但卻沒有阻止他接下來的動作,於是他試探的輕拂著他緊繃的背部,感受到對方漸漸放鬆,抬起頭深深凝望進他含著淚水的雙眸。

「圓佑,我愛你,相信我。」

那瞥起的雙眉,乾淨如同子夜的雙眸沒有回避他的凝視,只在他的唇上印上一吻當作回答。

這一吻,讓金珉奎再也把持不住忍耐已久渴望,任憑烈火燃燒。

相关文章